6165总站

欢迎来到6165总站
【职工作品展示】H?O
发布时间:2020-07-27  字号:[ ] 来源:未知
       绵延的小路,九百九十九道弯,有道清澈的小溪相伴,站在高高的山峰,极目远眺,品味出小路与小溪之间宛如藤和树般的纠缠,小路有时候因为久旱不雨,也会在阳光下白得耀眼,和煦的清风和孩子们放学飞奔的脚步,让小路惊起一层灰雾,有了种仙境般的虚幻,柔美无骨的小溪旁是农田或山地,天长日久,蚕食着这条小路,小路中部是一个池塘,圆圆的形状颇为憨厚,池塘边浣女嬉笑声让这幅山水画增添了生气和动感。
       欧阳波一个白净的书生,他虽然在乡村长大,但也许是他常提到的家乡清澈甘甜的溪水的滋润,他的皮肤有了同学们意想不到的反差,那就是越来越白皙,所以有个“小白脸”的美称。欧阳波常常把家乡的美景描绘得惊艳脱俗,脸上情不自禁地展露出一副“谁不说俺家乡美”模样,他的建筑工程学院水利工程系的同学杨洁可是学校有名的校花,正如人们常说的:“本来可以靠颜值吃饭,但偏偏却要靠能力”,杨洁学习成绩更优异,同学们不得不感叹上帝的不公。杨洁迷人丹凤眼扑闪着、咯咯地笑着,说等她大学毕业后要一探欧阳波所言的虚实。
       暑假到了,欧阳波准备回家,回家的感觉真好!那天杨洁来送他,杨洁依靠在他的臂上悄悄地对他说:“妈妈说你们那里还没有通自来水,不让我去玩。”欧阳波摇摇头:“大家家乡通通是矿泉水!”他想起自己小时候,父亲为了担回所谓的干净一些溪水饮用,天刚蒙蒙亮就去担水,因为那个时候小溪的上游没有人清洗什么。
       这次回家,欧阳波喝着家乡的溪水,心里不再像以前那么踏实,卫生是一种习惯,一种逐渐升级的习惯,欧阳波常常去周边的小店买瓶装水喝,父亲觉得这孩子很浪费,不常在一起也不好开口。母亲语重心长地说;“波儿,这里世世代代都喝着这里溪水,水烧开了,也不会有什么问题......”村里面的大人确实不容许小孩子直接喝溪水的。母亲常常自言自语:“只有你外公得了痢疾,腹泻不止而死,现在药物比较多,腹泻而死也不大可能了。”是的,家里长期都有一种药“黄连素”,几块钱一瓶,有腹泻的感觉时,吃上两粒,很快解决问题,母亲还在祥林嫂式重复着:“你外公死得早,大家很小,外婆一个人支撑这个家,生活很难啊!”母亲流着泪完全沉浸在回忆中,这个时候,欧阳波不忍心看母亲,母亲此时显得更加苍老。“你外公死得冤,那时候什么药都没有......”说着说着,母亲会泪眼汪汪,她朝着小溪注视着,似乎奔腾不息的小溪会把她的记忆带回从前。
       说实在,包括欧阳波,也觉得小溪水质不错,但不稳定,有时候连日暴雨,山上的洪水涌入小溪,泥沙俱下,溪水浑浊不堪,家里人也只好担回来,在水缸里,放点明矾,等水清澈后再饮用,家里人用这种方法,也没有人研究是否对人体有害,他们只是从众心理。当然这个时候,身体弱一点的人会生病什么的,但他们没有朝水上想,总觉得一代代都是这样过来的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       欧阳波在校期间,发生了一件大事,小溪被上游镇的工厂污染了!虽然,家乡人还是那样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但在山的那边有了开发区,开发区排出的水也经过处理,但排出来的水确实各项指标有些不稳定,听说最近要被实力雄厚的江西水投接管,欧阳波喜出望外。
       大四的暑假,欧阳波邀请杨洁去家乡看看,欧阳波说以后上班可能再也没有大块的时间去度假了,他同杨洁母亲说,家乡正在加大农村饮水安全保障力度,提高农村集中供水一体化和自来水普及率。杨洁母亲笑了:“我也看到这方面的报道,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!但小洁身体比较单薄......”
       杨洁步履轻盈、小鸟依人,欧阳波知道她想看他带有浓烈情感色彩所描绘的家乡,她带有强烈的好奇心,她猜想:这片风景秀丽却有些贫瘠的土地是怎样孕育出她心中的男神的?当他们站在山巅时,杨洁惊奇地呼出声来:“你看这小溪、这条路,还有这边上圆圆的池塘像什么?”欧阳波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土生土长在这里,呆久了,就失去了新奇的想象力,杨洁惊喜地说:“这是水的分子式,H?O!”欧阳波惊讶杨洁的想象力,是啊,确实很像!欧阳波诡秘笑了:“那二呢?”杨洁回过身娇嗔地指着欧阳波:“你就是二哈!”杨洁笑得很开心,脸上似有鲜花开放。
       其实,那次登山以后,他们看到了山的那边的污水处理厂,欧阳波就打算为家乡脱贫攻坚、污染防治做一些贡献,欧阳波自嘲自己放弃那么好的城市工作和生活,在偏僻的家乡生活,为家乡建设尽责尽力,他甘愿做“二”。
       那天晚上,李村长来了,他满眼流露出求贤若渴的神情注视着欧阳波,他说:“家乡需要发展,家乡渴望人才,目前政府将加大农村饮水安全保障力度,提高农村集中供水率、自来水普及率、供水保证率和水质达标率。”欧阳波顿时备受鼓舞。
       欧阳波知道:杨洁的母亲一定反对杨洁和他一起回来,他要怎样去做通杨洁母亲思想工作呢?欧阳波打算毕业后,先与杨洁分开,等到建设好家乡,再去向杨洁母亲提出要求。
       毕业那天,杨洁哭得泪人似的,这对恋人从此天各一方,杨洁承诺一定要等他,欧阳波安慰杨洁:“现在从上至下都很重视农村自来水的建设,一定很快的!”
       一定很快的,一定的......
       在李村长的带领下,沿着小溪道路进行了扩建,溪边的垂柳经过休整,有了更加诱人的风姿,柳絮不时撩拨着路人,不知疲倦地与路人打着招呼,激情地细说这里的变化,小溪边还建造了两座亭阁,哈,给杨洁想象的水的分子式中直接加上了“2”。欧阳波每天随着李村长忙前忙后。时间过得飞快,水投集团建设的自来水管也在紧张铺设中。
       情节按照欧阳波的愿望在顺利地发展着,但有件事出乎意料地发生了!那天天下着毛毛雨,连日作战的李村长在溪边不慎滑倒,欧阳波为救村长,用力过猛,摔倒在地,不小心脸上被尖利的石头划破,留下了一道伤疤,欧阳波对着镜子,想到朝思暮想的杨洁,本来天平已经倾斜,再加上自己这副模样,他真的失望了。
       欧阳波开始有意冷落杨洁,杨洁以为他工作忙,也没有很在意。当有一天杨洁看到一则报道,知道欧阳波的家乡已经通上了自来水,杨洁知道事情不妙,马不停蹄地赶过来找欧阳波,杨洁目睹小溪周边的变化,感觉这清新、优雅的设计、布局有欧阳波的痕迹,风景如画啊!她在想,假期一定带母亲过来度假,讨厌的欧阳波为什么不理我!
       他们见面还是在那座山巅上,村长带杨洁过来的,村长说了一通欧阳波在这场精准扶贫的攻坚战中发挥的作用,对欧阳波赞许有加,说这孩子常常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,杨洁会意地笑了,这是上次他们一起发现H?O的地方。杨洁挎着欧阳波的胳膊,端详着欧阳波晒黑的脸,欧阳波用手捂住有伤疤的左脸,杨洁玩笑地说:“这辈子我只站在你的右边......”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