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65总站

欢迎来到6165总站
【职工作品展示】脱贫与脱单
发布时间:2020-09-28  字号:[ ] 来源:未知
      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大家单位总会抽调一人去扶贫点工作。老李回来了,听说他的二胎的快出生了,头有些焦头烂额,他的老寒腿绝对没有办法让他顶上去,哈,这回轮到我上了,上次我是被老李硬生生地挤下来的,头还宽慰我说:“大山里有蛇,长得同竹子一样,会在不经意中冲上来!”。老李用胳膊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,我嘻嘻一笑:“那是竹叶青蛇!”
       坐了动车,再转乘汽车,一路颠簸,极目窗外,一座座山峰错落有致,远处的山岚在云雾中若隐若现,阳光偶然从云雾中穿透出来,炫耀似地发出耀眼的光芒。好熟悉的场景!一下子把我带进曾经的岁月,我是大山里长大的女孩,我的常识是靠跋山涉水,一步步的走出来的,我能够参加高考,那是我和哥哥的固执的信念支撑的,母亲年迈多病、父亲瘫痪在床,哥哥是家里的顶梁柱,我永远记得哥哥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表情,我看到哥哥眼里闪烁着泪光,一把推开哥哥的手说:“我不上大学了!”
       哥哥三十多岁,没有姑娘愿意嫁过来,妈妈只得托人走了无数穷人的老路——换亲*!有一天周末,母亲犹豫很久,默默地放下筷子,然后吞吞吐吐地把换亲的事说出来,哥哥坚决不同意,那一刻,我一下子冲出门外。哥哥在山上的一棵桃树下找到我,我对哥哥说:“我……”哥哥说:“我知道你比别的孩子读书都要苦,上大学也是哥的梦想……”哥哥很爱读书,成绩也一直很好。
       在哥哥的执意坚持下,我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,终于考上了大学。那天,哥哥把入学通知书*硬塞到我的手里,哥哥以继续单身的代价换得我上大学的机会,大家兄妹抱在一起,万般情绪汇聚心头,任凭泪水纵横……
       车子猛地颠簸一下,把我从回忆中惊醒,我拭去眼角的泪水。车子停了下来,老李说已经快到了扶贫点,村长带着几个孩子来接大家,孩子们对老李很亲热,一下子涌上来,拉住了老李的手。村长和我热情地握手:“感谢你们单位对大家的支撑,你一个姑娘,不知能否受得了这里的苦”。我环视了四周,感觉这里比我曾经的环境要好多了,我轻松地一笑:“我也是山里的孩子。”
       晚上,老李赶回去了,淳朴可爱的乡村孩子来了个“十八里相送”,“铁石心肠”的老李也在不停地摸着自己的眼角,老李对我特别交代,有两个孩子的功课要我辅导,并第一次承诺要请我吃饭,我不知道他这笔经费要从哪里出,大家都知道老李的工资是得悉数上缴的。
       辅导好学生的功课,我还是止不住兴奋,夜色笼罩下乡村,周边已凑起蛙声和虫鸣的交响曲,偶然夹杂着几声狗的叫声,这个时候,我更想家了。我给哥哥打了电话,感觉哥哥有些激动,平时哥哥话不多,但这一次好像打开了话匣子,滔滔不绝地说着:“大家家今年种的红薯收成不错,这得感谢来大家这里扶贫的干部,他们帮大家换了新的品种,现在销量也好,能卖上价,本来准备送点给你尝尝,你现在换了新地方,等你安排好,我会去看你......大家这里人现在住的是东一户西一户的,年底都要统一住到和你们城里人一样敞亮的大房子里了。”我被的哥哥的情绪感染着......
       一连几天,我都在村里转悠着,村里面的人很好奇我没有“一惊一诧”夸张的表现,很快和他们融为一体。村长出于各方面考虑,安排了一位姑娘陪我住,姑娘叫杨洁,高中毕业,长得清秀,人也很热情大方。
       晚上躺在床上,大家无话不说,从杨洁的嘴里,我了解关于大家头和老李的故事。头在村小学有个图书室,可以供孩子看,也借给村民们看,怪不得头平时一见到书就眼睛发亮,不问书的种类便据为己有,我很好奇头是“见书眼开”另类,原来如此。更有意思的是老李,老李是抽烟的,老婆每天安排他一包烟,他总是把烟在村头小店里卖掉,然后把省下的钱帮助两个孩子读书,自己在老婆面前还装着抽烟,我还在替他担心请我吃饭的饭钱呢,估计也是打烟的主意,算了,还是他请客,我买单吧。
       哥哥来了,背着一袋红薯还有腊肉、咸鸭之类的,大家三人一起分享,当然大家没有忘记村长。我让哥哥在村里多转转,看看有没有脱贫致富的突破口,哥哥说村里的土壤和大家家的比较接近,先在杨洁家地里试试。我突然发现,他们出入成双成对,说话间眉目传情,天啦!这脱贫又可以脱单啊!
       第二年,当我看到漫山遍野的绿油油红薯叶时,哥哥应该也有更大的收获了。我在我的《脱贫日记》写道:“脱贫是一种接力活动,传递是美德,净化的是心灵。我和同事在脱贫中,脱去了大家平庸,陶冶了大家的情操,哥哥是脱贫的受益者,他转过身来,又主动帮扶别人,收获了幸福与爱情……”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